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园地> 高中作文 > 内容

高中作文

《西部的土地上》等优德娱乐官网中学《海螺山》文学社学生作品欣赏

来源:优德娱乐官网中学 作者:陈俊男 发布时间:2010-06-30 15:19:08 浏览: [收藏] [打印]

西部的土地上

陈俊男

前些天,一直在读高建群先生的《西地平线上》。作者描写的那几次雄壮的落日的确令人震撼,而全篇无处不在的一个“西”字,更令我回想起我在西部时的情景。

因为兰州有位亲戚,所以暑假便到那儿住了半月。几年不见,兰州的发展速度令人吃惊。市中心高楼林立,无数大厦正在拔地而起,物价虽然依旧偏低,但这一切都是几年前那个全是两层楼房的闭塞兰州想都不敢想的,短短三五年光景,一种都市的气息已经开始在这座城市里弥漫,想拦都拦不了。

不过,我用二千多公里长的铁轨载回去的绝对不是高楼的富裕影子,真正印在我心底的是西部触目惊心的贫穷和同样触目惊心的美。

从牛肉面店走出,向手心呼了口白气——即使在夏天,一场小雨后也有几丝寒意——丰田车呼呼地冒出几缕白烟,六个小时的长路就此开始。很不习惯闻着烟味坐车,早早地我便躺在后座上晕晕沉沉地睡去。

等我醒来,车早已下了高速,沿着一条颇为冷清的省际公路飞驰,道路两旁的白桦树飞快地向身后退去,西部开始向我展示她的秘密。与江南成片成片的墨绿不同,西部以一种淳朴、结实的深黄色为代表。黄色的沙土满眼,黄色的小山坡连绵,黄色的河流奔腾,甚至连植物也无法违背西部的法则,绵延的枯蕈、无边的麦子和金黄的玉米一片一片随风起伏,要是再有阳光的照耀,那绝对是故事中的美景。这次,我还见识了大片的向日葵地,道路两边满山遍野的向日葵,硕大的果盘和花瓣让人不禁想到凡高画笔下那一团令人肃然起敬的热烈的黄,像火一样,太阳在向日葵后面升起,那明亮的色彩有些使人眩晕。

不知又过了多久,路边的景物越来越单调,终于,西部把她最真实的人文气息展现了出来。那是牧民!古铜色的皮肤像极了美术书封面上的《父亲》,手中挥舞着长长的鞭子,前头的羊群像一团被污染的不甚洁白的雪,走走停停啃食着路边的枯草。这几头瘦弱的羊和一幢黄土茅屋便可能是一个生活在黄河边的牧民的全部财产。一个大概和我同龄的牧羊少年,坐在草地上发呆。他迷惘、混沌的眼神隔着车窗,隔着十几米的空间瞬间刺激到我迟钝的神经末梢,曾出现在央视里的那个牧羊少年的回答一下子涌上了心头,不由一阵心酸。西部是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巨变,然而现代的文明远没有惠及这些偏僻的农村,对他们而言,生活仅仅是生存的代名词。可亲戚却说这里还不是西部最贫瘠的地方。

接下来出现在眼前的全是连绵不绝的山坡,一直延伸到黄河岸边。大地依旧由一种无边无际的黄色组成,黄土、黄沙、黄色的枯草成片成片与远处的蓝天相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第一时间出现在我脑海中,诗句中的幻景与眼前的实景冲撞又结合,一时间都让我分不出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觉。百米宽的黄河浩浩荡荡一路向前,用一种更沉重的黄色,不断地冲刷着、翻腾着。在正午眩目的阳光下,我仿佛看到了一条滋润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化大动脉。我简单地认为西部真正的自然风光已经出现。

可是我错了,我的轻率差点让我错失了与西北真正会晤的机会。西部的本质并不是几位锦衣玉食的诗人乘着马车溜跶一圈后所发出的感慨,而是应该像《西地平线上》所描述的第二次落日一样,西部的本质应该是由黄沙所埋葬的死亡,正如那灰色的可怕的太阳。

就在一列火车全速超越我们后,一幅悲伤的画卷也就此展开——上方是纯粹的蓝天,下方是漫天的黄沙,天堂与地狱仅仅相隔一条地平线。还清楚地记得摸到那种沙子的感觉,细腻、柔软,在指尖轻松地滑下,但同时也悄无声息地带走了我手心里的水分。很快,在空气中我似乎感觉到了失水的干燥。一阵狂风从沙丘上卷过,激起的十几米高的沙尘像恶魔张开巨大的嘴吞噬着沙丘边最后坚守的几株生命。无论多么强大的生命,只要大漠轻轻动一动手指,便会成为干涸的躯体。而我们正从这死亡之地——沙漠边掠过,就像是从一头沉睡的狮子边绕过,我捂上了眼,不敢再看了。

然而,这里,竟还活跃着一群极不安分的精灵——蜻蜓。它们本应是在水墨般的江南绕过雕花的瓦瓴停驻在花枝上,然后出现在绝美的诗句中的。我无法解释那么大群翩然的蜻蜓为何会出现在这死寂的沙漠边缘。莫非它们是蜻蜓中的隐士?可即使它们躲过了罗网,也躲不过以120km/h的速度迎面而来的挡风玻璃,就算只是轻轻擦过,也是粉身碎骨,透明的玻璃上不断增多的蜻蜓的血花是这大漠边唯一一点绿色了,血腥而残忍的绿。

六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所谓的5A级景区,对此我毫不关心,我所关心的是停车场中轿车上绿色的血点、透明的残翅和巨大的眼睛。

(发表于《婺江源》指导老师:郑群英)

32/1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
录入:admin        审核: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