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园地> 教育随笔 > 内容

教育随笔

家校合作,教育更精彩

来源: 作者:胡晓娟 发布时间:2018-06-21 08:31:58 浏览: [收藏] [打印]

 

作者:优德娱乐官网县仁川镇中心小学胡晓娟

 

(在村校探访过程中遇见退休教师卢金昌,向我们滔滔不绝的讲述着村校的历史及故事。)

(一)身兼数职合力强

星迁月移,时过四十余年,往事历历在目。一九七零年,卢老师退伍回乡,当时公社党委将卢老师安排到教育战线,正好是文革、贫下中农管理学校之时,每个村都办自己的学校,卢老师被分配到下石岗小学任教。

下石岗地处偏僻,交通落后,20多户,村民100余人。当时该村算是人口较旺,来校学生有34人,设15级复式班。每天授课很难定时,一般上午正课二节,下午二节,其余时间安排体育、唱歌、图画,编排宣传的文艺节目。那时还注重军训,这正好是卢老师这位退伍军人发挥特长的时候,有时还联络石下小学,军训搞得有声有色,多次举行爬山比赛和模拟抓特务等活动。

当然教学任务也重,校长、教师、炊事员、指挥员、战斗员、夜校教师、政治宣传员,一个角色也不少。村里事务繁多,村民常托老师们写家书、分家契、定协议,甚至还帮着老阿婆画枕头花、鞋头花等。忙碌之中,日子似梭而过。最烦的是村民家中都养牛羊,而且大部份牲畜要学生去看管,学生缺课非常严重,教学任务难完成,特别是高年级学生,怎么办呢?卢老师就想办法把他们编成几个放牛组,轮流上山放养,事后给他们补课,这样既不影响教学,也给农户减轻负担,家长认为这真是两全其美之事。

(二)不是亲人甚似亲人

卢老师家离下石岗有二十八里之远,星期天家中有农活要干,星期一早又赶回学校,那时交通不便,靠双脚步行,早上四点钟就得动身。在家已吃饱,可到校后又空着肚子上课。时间久了,家长知道事情后,都会主动送来早餐,常给我送菜,节日留吃饭等。

当时文革政治空气比较浓,思想落后,行动跟不上形势就批斗。卢老师作为退伍军人,理应比别人先进。所以卢老师的工作特别积极,连妻子生女儿都未请假半天,所以常受家人责备。记得一次天太热,卢老师在教学的讲台前突然晕倒,学生惊呆了,顿时一阵哭声,庆幸家长们及时赶到,立刻将卢老师抬到公社卫生所,经治疗后恢复。

即将过半百,家长们和卢老师感情很深,即使现在,和学生们相遇时,仍然畅议着美好的回忆。

(三)团结的力量似海深

一九七三年秋,卢老师从下石岗调到泊公小学,当时的教室设在旧祠堂,所有的设施只有两间简陋的教室和一个普通的房间,祠堂空地里堆满玉米和稻草杆子,墙侧倚着几个烧白术的简易灶,在那样的大集体生活中,这是农民们唯一的经济来源,所以它昼夜不停的工作着。人们烧累了,并会跑去自留地里干会农活,或者喝上几口自制土烧。

在那个毫无堤防的下午,刹那间火光四射,嗖的一下,大半个祠堂陷在火海中。顷刻间,火苗冲破楼顶,救火声、哭声、喊声、火烧的噼啪声响成一团,有的学生紧紧抱住老师们的衣襟,有的学生拿着书包就往外面跑,老师们更是奋不顾身抱起一个个孩子往火外冲,老师们的嗓子哑了,手臂流血了,脸被烟熏成了黑包公,老师们顾不上擦干自己的汗水和泪水,当看到五十几个学生都在闻讯赶来的父母的怀中时,卢老师喘着粗气,重重的躺在地上,沉睡了,一睡就是好几天。醒来,看见自己的被褥和物品化为灰烬,情不自禁地,眼泪迸射出来,在那么困难的岁月中,显得格外忧伤。

有幸,团结的力量是无穷的。没教室,村长整理出废旧的大队堂屋;没课桌,学生自家带;没粉笔,村民用白水泥捏成粉笔状;没课本,公社党委去别校借;没黑板,门板刷锅煤稠油来充当,只要我们够努力、够团结,就没有过不去的砍!

苏霍姆林斯基有句名言:“没有家庭教育的学校教育和没有学校教育的家庭教育,都不可能完成培养人这样一个极其细微的任务。”家校沟通需先转变观念,观念的转变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需要时间和反复磨合,要等待家长有一个逐步认识和接纳的过程。家校合作,形成教育合力,为了共同的孩子,创设和睦的家校合作气氛,才能更好地促进学生健康成长!

录入:admin        审核:ad2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