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园地> 美文欣赏 > 内容

美文欣赏

仪陇的冬日——援川手记

来源: 作者:林杰兴 发布时间:2019-01-04 14:57:05 浏览: [收藏] [打印]

作者:浙江省优德娱乐官网中学林杰兴

 

在一个地方呆久了,自然而然会把那个地方的许多情景映到脑子里,有了要把这些情景描述出来的冲动。

仪陇的冬日是很特别的。

晴天,太阳迟迟、迟迟不肯露脸,等到露脸时多是下午三点了,而到五点它就靠近山头,剩下一片余晖。早晨,先是一城的雾,那雾稠稠的、密密的、沌沌的,阳光根本无法将它撕开道口子,漏点阳光进来。下午,终于迎来了阳光,但这光线是孱弱的,因为太阳总是被蒙了层层纱布,照不透亮。就是这样,这点阳光在这里也是极其罕有的,于是城里的人不约而同地开始享用这宝贵的阳光。久晾未干的衣服被挂到阳光下,被冷风吹红的腊肉、腊肠被移到阳光下,上了年纪的老人自拎凳子坐到稳风的角落晒太阳,可爱的幼儿园的小朋友索性被带到小广场上蹦蹦跳跳,有闲的人们围了小方桌,边晒太阳边喝茶。晴天的县城热闹了许多,活跃了许多。

入夜了,这里的夜也是很奇妙的。城市上空挂着明月一轮,洒着凄冷的光,不见星儿陪伴。白天微微的热度早已消失殆尽,寒气上来,水气凝结,近空都是纱纱的缥缈的景象。那带细细冰晶的空气拂过脸颊,皮肤有种起冻的感觉,吸入鼻子,激凌的冷意。街上行人稀少,街边的夜宵店,那些塑料凳更是透着冷意,几乎没人去坐。走过楼房,没有下雨,但楼顶时不时会滴下水滴,击打在遮雨棚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仿佛是静夜的打更声,萦绕在楼间。

仪陇的冬日,阴雨天是经常的。阴得一日里分不清时辰、分不清晨昏;阴得衣服无法干透,被子总是湿漉漉的。走在街上,虽然不至于积水漫鞋,但尘土在阴雨的浸润下,像拌得稀稀的水泥,走着就沾到鞋帮上,挥之不去。雨伞是很尴尬的,撑开,你听不到雨打伞布的声音,但合了伞,那雨丝就把你囫囵地裹起来,落在发梢、眉尖、衣襟上,一捋,手就全湿了。街边的行道树上的叶子积了厚厚的尘土,被细细的雨丝润透,黑乎乎的、腻腻地沾在树叶上,于是,这些树远看葱葱绿绿,但近看就像穿了一件油污的绿衣。有雾的阴天把小城彻底换了装。路灯都悬浮在空中,努力在雾气中划出一块光域,靠近灯泡的地方光线充足,之后就不断被雾气所吞噬。有雨的阴天,尤其在夜晚,整座城都陷入雨雾中,高楼里弥散出来的灯光极其无力,从高到低,串成了一串光的项链,可惜,这光链总有那么多豁口,断断续续的。城里的火锅味倒是给这阴雨天搅浓了,那香辣味掺入雨丝,悬在空中,弥漫了一城。街上的叫卖声仿佛也给阴雨滞住了,喊得有气无力。那摊主受不住阴冷,躲到车头里,只有顾客光临时才探出头,车斗里的桔子倒是鲜亮,苹果也是甜脆,或许总是浸润在水气中的缘故。

在这糟糕的冬日里,一群练武术的孩子特别惹眼。他们穿一身红色的运动服,而且他们的训练场地设在室外,在长长的护城堤上跑步,无惧寒风,无惧冷雨,像一把把小火炬跳在冬日的雨雾中;在公园的草坪上,舞枪耍棍,翻滚腾跃,一身单薄的红运动服就可以抵御外面的严寒;在石铺的广场上,一人持盾,其他孩子依次奋力击打,那是一个晴日的下午,那持盾的孩子竟然打赤膊,敬佩之心油然而生。看到这些孩子,我对朱总司令故乡的孩子刮目相看,也对那些看衰中国孩子的论调持否定态度,我们的下一代自有坚强的脊梁。

还有一件事是再阴雨的天也无法阻挡的,那就是婚礼。仪陇的许多婚礼都是在就近的空地上举行的,一溜的炉灶,每个炉灶都被烧得火旺火旺,大锅上腾腾的热气驱走了所有的寒意,高高垒起的蒸笼,一屉屉盛满了喜气,穿梭的人群忙前忙后,一大盆一大盆的各式菜肴摆了周遭一地,这阵势绝对是酒店里不能比拟的,这氛围也是单单到酒店坐坐吃吃所不能比拟的。再怎么阴冷的天气也无法阻挡人们寻求快乐,追求幸福的步伐。

仪陇的冬日阴阴,冷冷,雾雾,漫漫,但人们的生活却如同一列火车,始终驶在追求幸福的轨道上,总会冲破所有的阴雨雾霾。

录入:admin        审核:ad2min

相关信息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