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前教育> 幼师园地 > 内容

幼师园地

读贾平凹的《极花》有感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晓芸 发布时间:2019-01-01 15:25:50 浏览: [收藏] [打印]

作者:优德娱乐官网县仁川镇中心幼儿园林晓芸

 

贾平凹生于农村,长于农村,一直在写农村。他曾说:“我习惯了写它,我只能写它,写它成了我一种宿命的呼唤。我是乡村的幽灵在城市里哀嚎。”从《秦腔》到《极花》,经历了中国大转型,出现了从农村到城市的大规模的人口迁徙。

那个年代,随着农村的衰落,城市化的推进,一些农村出去的人在夹缝中求生存,过得卑微,却是顽强。贾先生通过描写农民的生存状态,对农村和农村人的何去何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如何安放农村人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对新生活的满腔热忱,是值得现代人思考的。

《极花》这部作品主线明晰。文中的""出场就让人感觉是个愤怒体,憎恨身边的人和事,似乎命运的不公是她目前唯一能想的,什么都不做或者逃离现状是她唯一能做的。前几章我一直不明白这个""的身份,为什么在墙上刻下一百多条道儿?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知道了原来是一个被拐卖到偏僻农村的不幸女孩,那么,她的愤怒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本书讲述的是这个叫胡蝶的女孩的遭遇。一辈子幸福的葬送,她该怨谁?怨拐她的王总?怨买她的黑亮一家?怨这个穷乡僻囊还是怨命运的不公?这本书的主人公蝴蝶的命运更是很多农民工生存、就业、婚姻、前途、命运的艰难的侧面描写。在当时这个贫穷、落后的年代,很多农民纷纷选择走出农村,迈入城市,但其实很难融入城市的生活,只是盲目地跟从。

再来说说这个买家——黑亮以及他的家庭。在贫穷的农村,花了三万五大价钱买了媳妇,黑亮爹怕他一辈子打光棍,更怕黑家断了香火,瞎子弟弟就是因为穷没娶上媳妇,儿子无论如何得有个媳妇。蝴蝶被拐卖来后,关在窑里严加看守,即使蝴蝶经常对黑亮打骂,但黑亮还是好吃好喝待这个买来的媳妇,尽自己所能给她更好的生活,他常给蝴蝶从镇上带回白蒸馍,也纵容胡蝶白天、晚上点煤油灯,要知道黑亮他们自己从来舍不得吃白蒸馍,黑亮爹晚上都舍不得点煤油灯。但他们也只能从物质条件上对胡蝶照顾些,精神上的痛苦他们是无法缓解的,胡蝶对他们只有厌恶。农村里像黑亮这样的甚至比黑亮条件更差的想要自由恋爱结婚简直是天方夜谭。外面的姑娘不愿嫁进来,村里的姑娘想着法子走出去,他们难道要成为最后一批光棍吗?村子要在他们这一代消失吗?即使知道拐卖违法,也阻止不了他们铤而走险。

胡蝶一直期盼有一天能逃出去,能和娘重逢,能回到大城市,当这一天终于来临,她费尽心思走出去时,生活却再也回不到从前,面对记者的采访,邻里异样的目光,再想到被她丢下的儿子---兔子,她再也不想继续在城市里待下去,还是回到了之前关她的窑洞。

当读完这本书,看到蝴蝶最后回农村,融入当地生活,而不像之前在城市生活那样格格不入,我忽然想到一点:“身心两安才是幸福生活的源泉。”

文学的素材来源生活,它又高于现实生活。《极花》让我们看到了城市化建设过程中的历史变迁,也让我们看到了新农村建设的重要性。

如今,乡村大力发展农业、旅游业,积极谋划发展出路,我们感受到了农民安居乐业、生活安定、社会稳定发展的和谐画面,看到了农民脸上洋溢的满足的笑容,这何尝不是时代发展的主旋律?

 

录入:仁川镇中心幼儿园        审核:ad2min
关键词:林晓芸极花

相关信息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